华讯方舟

三問鋼鐵煤炭去產能:未來難點在哪里 如何繼續

發布時間:2018-03-07 11:32作者:閱讀:

摘要:2018年鋼鐵、煤炭去產能目標確定,壓減鋼鐵三千萬噸,退出煤炭1.5億噸 2108年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2018年鋼鐵、煤炭去產能目標:再壓減鋼鐵產能3000萬噸,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左
  2018年鋼鐵、煤炭去產能目標確定,壓減鋼鐵三千萬噸,退出煤炭1.5億噸
 
  2108年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2018年鋼鐵、煤炭去產能目標:再壓減鋼鐵產能3000萬噸,退出煤炭產能1.5億噸左右;今年將繼續破除無效供給,堅持用市場化法制化手段,嚴格執行環保、質量、安全等法規標準,化解過剩產能、淘汰落后產能。
 
  根據國家相關部門公布的數據,2016年鋼鐵行業完成去產能6500萬噸,2017年完成鋼鐵行業去產能超過5000萬噸,2017年上半年全國還去除了1.4億噸“地條鋼”產能。
 
  而在煤炭方面,2016年煤炭行業完成去產能超過2.5億噸,2017年完成去產能1.5億噸以上。
 
  與此同時,“嚴重過剩的鋼鐵、煤炭產能不僅會造成資源浪費,影響我國經濟結構轉型,也會造成環境污染,不利于綠色可持續發展”,中國能源網首席信息官韓曉平告訴新京報記者,隨著我國進入經濟新常態,未來企業發展要更重“品質”和“質量”,去產能正是讓企業從生產結構上轉型、提質的必經之路。
 
  過去兩年去產能效果如何?

  多數煤、鋼上市企業利潤增30%以上
 
  1月26日,國家統計局對外發布2017年工業企業經營情況。
 
  國家統計局方面介紹,2017年,我國去產能取得了積極進展,鋼鐵、煤炭去產能改善了供給質量,提高了產品價格,企業效益大幅回升。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利潤比上年增長1.8倍,煤炭開采和洗選業增長2.9倍。
 
  新京報記者根據同花順數據統計,截至去年前三季度,32家鋼鐵上市公司中27家凈利潤同比增幅在30%以上。上市煤炭企業33家中,凈利潤同比增幅在60%以上的有29家。
 
  根據工信部在一篇文中提到的數據,2017年,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統計的重點大中型企業累計實現銷售收入3.69萬億元,同比增長34.1%,實現利潤1773億元,同比增長613.6%。
 
  此外,2017年我國工業企業杠桿率也有所下降。2017年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為55.5%,比上年降低0.6個百分點。其中,國有控股企業資產負債率為60.4%,比上年降低0.9個百分點。
 
  “隨著我國鋼鐵、煤炭去產能的推進,企業可以把資金、人才等資源更多地放在研發先進產能上,企業效益有了上升空間,市場也為新鮮血液流動騰出了更多空間,”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執行院長李錦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我國已經進入去產能的紅利期,去產能對于鋼鐵、煤炭企業效益提升的效果較為明顯,
 
  而從利潤的角度來看,李錦表示,去產能間接影響了我國劣質煤炭、鋼鐵的產量,導致部分煤炭庫存出現空缺,在用煤、用鋼高峰期會出現供不應求的態勢,價格由此飆升,而擁有優質煤炭、鋼鐵庫存的企業也由此獲益。
 
  未來去產能難點在哪里?
 
  工信部稱要防過剩產能復產
 
  2017年鋼材價格大幅上漲。去年12月底,中國鋼材價格指數為121.8點,比年初上升22.3點,漲幅22.4%,其中長材價格指數由年初97.6點升至129.0點,漲幅32.2%;板材價格指數由年初104.6點升至117.4點,漲幅12.2%。細分品種中,國內螺紋鋼價格年初為3268元/噸,最高漲至5000元/噸以上。
 
  價格上漲增加了去產能的難度。
 
  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近期所發布的文章顯示,2017年,“地條鋼”產能在重拳打擊下得以全面取締,但隨著鋼材價格大幅上漲,“地條鋼”死灰復燃的可能性增加。“近期,黑龍江、吉林等省已發生幾起‘地條鋼’死灰復燃案例”。
 
  多位業內人士也對記者透露,由于鋼鐵、煤炭價格上漲,去產能情緒開始出現“松弛”,部分企業家滿足于現狀,不愿意再做過多的去產能動作。
 
  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執行院長李錦還表示,也有的企業開始“鉆空子”,在上級檢查時將產能去除,檢查風頭過后產能再次死灰復燃。
 
  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在其文中稱,要繼續將處置“僵尸企業”作為重要抓手,科學確定全年目標任務,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嚴禁新增產能,防范“地條鋼”死灰復燃和已化解的過剩產能復產。
 
  “其實從整體改革環境來說,現在的環境已經比以前好了許多”,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以前有些企業做產能置換,去除落后產能后再換上等量的先進產能,但企業經濟條件不夠,改革也進行得比較困難。現在煤價、鋼價上漲,企業有了經濟條件,改革的困難主要還是在企業改革意愿和員工安置等方面。
 
  “雖然現在鋼鐵、煤炭企業的利潤有所回升,但企業的眼光應該放得更長遠”,韓曉平表示,有些企業只看到眼前能夠賺取的利潤,卻沒有看到特種鋼材、高新技術能源企業所擁有的長遠前景。
 
  在韓曉平看來,在去除鋼鐵、煤炭過剩產能后,我國之所以只是將鋼價煤價保持在合理區間,沒有過分打壓,正是為了給企業轉型留出足夠的資金。如果企業只滿足于眼前的利益,而不思考未來轉型之路,最終還是會被市場淘汰。
 
  如何繼續去產能?
 
  煤炭、鋼鐵行業或迎重組潮
 
  去產能如今已經走過了不少年頭。在李錦看來,去產能進行到現在,留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這些“硬骨頭”要如何“啃”下來,就成為了各界關注的焦點。
 
  未來改革的思路在既有文件中已經可以覓得蹤跡。2018年1月5日,國家發改委等多部委印發《關于進一步推進煤炭企業兼并重組轉型升級的意見》,國家發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聞發言人嚴鵬程在介紹這一文件時表示,隨著去產能工作的推進,全國煤礦數量已從2015年的1.08萬處減少到2017年的7000處左右,未來,煤炭產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高,煤炭企業兼并重組的實施,將進一步提高產業集中度,煤炭企業平均規模將明顯擴大,中低水平煤礦數量明顯減少。
 
  李錦分析稱,未來煤炭、鋼鐵行業或迎來重組潮。
 
  此外,上下游產業融合度或將進一步提升。我國明確支持有條件的煤炭企業之間實施兼并重組,支持發展煤電聯營,支持煤炭與煤化工企業兼并重組,支持煤炭與其他關聯產業企業兼并重組。
 
  除了行政手段之外,市場化手段也將被運用起來。
 
  3月5日,《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堅持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嚴格執行環保、質量、安全等法規標準,化解過剩產能、淘汰落后產能。
 
  工信部在文章中稱,從長遠看,環保政策的不斷升級將倒逼鋼鐵企業實施環保技改,有利于鋼鐵行業可持續發展。
 
  韓曉平則建議稱,未來我國應開始征收碳稅,并為煤炭企業下發綠色配額,運用市場化手段助推去產能。
 
  據了解,碳稅是指針對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稅種,通常開征目的是希望通過削減二氧化碳排放來減緩全球變暖,具體征收方式為針對燃煤和石油下游的汽油等,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稅。
推薦內容
? 华讯方舟 日本美女图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极速时时开奖一样吗 pt电子游戏系统 pk10直播开奖赛车链接 kiko意大利官网 6码中特免费贴吧 江苏快3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赚钱咯稳包平特一肖